业余瑞吹

想食瑞金

永远喜欢格瑞





活在孤岛

关于止血最有效的方法

我吃,我吃

Shioは君の嘘:

#零晃#

大神晃牙一脚踢开轻音部的大门,一边叫嚷着往地板上倒去。

“大神前辈又打架了吗?”裕太吓得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,给大神晃牙留出足够他仰躺的位置。坐在架子鼓前的日向也摘下耳机,露出了和弟弟如出一辙的无奈表情,起身走向柜子。

“烦死了烦死了,看一个小鬼真不爽!”大神晃牙不耐烦地挥了挥手。

“那也不能打架啊,大神前辈可是偶像啊。”裕太转头看着脸上被划伤还在流血的大神晃牙。

那边的日向空手而归,看起来是绷带和创可贴都用完了。双胞胎吐槽着“大神前辈消耗这些东西实在是太快”,就离开了轻音部给他买补给品去了。

大神晃牙摸了摸自己眼下的伤口,疼的不禁“嘶”了一声,传进了朔间零的耳朵里。笑声缓缓地从棺材里传出来,后者掀开了棺材板,坐起身以一脸危险的笑容居高临下地看着大神晃牙,“汪口还是那么有活力呢~怕疼这一点真是可爱啊~”

“吸血鬼混蛋!你在说什么!”大神晃牙扭过头直视着朔间零,抬起手不满地指向他,语气里充斥了暴躁。

“啊啦,汪口这样的行为被可爱的后辈们看到的话又会被指责呢,还是快点爬起来比较好哦。”朔间零把落在额头前的头发掀起,轻巧地从棺材中跨出来,“嘛,先做一下紧急处理吧,汪口,乖,快起来坐到椅子上。”

他接近九十度地弯着腰,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。大神晃牙支起身体,却离的那吸血鬼更近了一些,狂犬龇牙咧嘴地瞪着来者。

“乖,乖,不要那么警惕啊。”朔间零站直了身体,伸出一只手去想要拉他起来,被大神晃牙重重地拍到一边,“这样的话就没办法了啊。”朔间零收起了那幅笑容。他从身后拖来椅子,大神晃牙落在了椅子上,朔间零双手各抓住大神晃牙放在身侧的两个手腕,用力地把它们按到椅背后。

“吸血鬼混蛋!你要干什么!放开我!”大神晃牙着急地摇头,怒气冲冲地朝压着自己的那人喊话。

“当然是帮你先止血啦。”朔间零毫不在意地说着,脸就向大神晃牙的伤口靠去。他贪婪地吮吸着还未干涸的血渍,大神晃牙的血不知怎么的,有他钟爱的番茄汁的味道——或许是这样,亦或许是自己的错觉。身下的大神晃牙激烈的反抗。

大神晃牙以前没觉得朔间零的力气会有这么大,大到自己竟然无法挣脱只能任他摆布——一定是因为今天打架伤了元气!一定是这样!那吸血鬼混蛋哪会有这么厉害!

心里这么想着,不知不觉间,大神晃牙放弃了抵抗,那张脸很近的在自己眼前,那人的眼睛里都是读不懂的意味,他唯一能确定的是,那混蛋其实是喜欢血的——大概是这样。

过了很久朔间零才慢慢地放开早已不记得抵抗的大神晃牙,后者精神有些恍惚,反应过来一定要揍那家伙一顿的时候,对方已经躺回了棺材里。棺材丝毫没有任何多余的动静,像是从来没有打开过一样。

真该死!大神晃牙唾弃了一声,这时双胞胎风尘仆仆地回到了轻音部,手里提着很少的创可贴。

裕太扶着门轴,“附近的商店里创可贴都卖的差不多了啊,最近大家都那么容易受伤吗,我和哥哥跑了不同的地方才买到了这些,请大神前辈一定要节省这点用啊...”

日向也上气不接下气地附和道,“我们真的很辛苦啊...不过这种话根本进不了大神前辈的耳朵呢...”
裕太走近一看,惊讶地哇了一声,“大神前辈已经有经验了?自己居然知道要赶快止血诶!”

“臭小子,你是不是找打,啊?”大神晃牙挥了挥拳头。

“不是哦,汪口对此还是一无所知呢,这都是吾辈的功劳。”朔间零打开棺材,手肘支撑着头,露出笑盈盈的眼睛看向双胞胎。

“吸血鬼混蛋...我要打死你!”大神晃牙是这么说着,但现在也没什么力气——尤其是被做了那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之后!可恶!真不甘心!

“大神前辈还是要懂得感恩才行啊...”日向扶额,“不过朔间前辈好厉害!没有创可贴的情况下也做好了处理,怎么做到的呢?”

“嗯嗯,因为吾辈是可爱的后辈们憧憬的对象呢~至于方法嘛...无可奉告哦,后辈们还不能学这·种·事·情·哦!”朔间零咯咯地笑着,将棺材重新盖拉过头顶。

“诶诶,怎么这样啊,那我们俩也要好好努力才行啊哥哥。”裕太点了点头。

大神晃牙一言不发,双胞胎也没有太过在意前辈的反常,想着他可能只是被朔间前辈精妙的止血方法折服了吧,但是嘛,大神前辈是绝对不可能承认或者是夸奖朔间前辈的。

裕太和日向四目相对,对互相点了点头。明明两个人关系很不错啊,一天到晚都是冤家的样子,但是其实都不讨厌吧。这叫什么来着?傲娇,对,这是傲娇啊。

事件过后,像是风平浪静的日子重新到来之时,大神晃牙又跟人打架了。

双胞胎已经懒得数落这个脾气过分暴躁的前辈了,简直太麻烦了啊。而且回到轻音部还要对后辈发火,没有身为前辈的自觉呢!裕太和日向于此之后达成了共识——大神前辈斗殴回来的时候,他们赶紧撤离现场比较好——从那天之后他们俩觉得大神前辈的伤势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,毕竟有十分靠谱的朔间前辈在那边,他有专门的止血方式呢,这种方式好像连大神前辈也没很强烈的反对的样子。

这天大神晃牙肿着半边脸,嘴角挂着血丝,他把电吉他的线接到音响上,抱着吉他翘着二郎腿准备弹奏。确实也是很久没练习了,这阵子在忙些什么,大神晃牙自己也不知道。

精力充沛的电吉他音接二连三地跑到空气里,还是大神晃牙一贯的狂傲的风格。电音盖过了朔间零爬出棺材的声音,那人无声地在棺材里伸了个懒腰。轻轻推开画着十字架的木板,细长的眼睛瞥见了窝在椅子上的大神晃牙,眼神一下子明亮了起来。

他迈着步子走向音响,熟门熟路地关掉开关,轻音部安静的有如真空。

“喂,吸血鬼混蛋,干涉我的个人练习是欠揍嘛?!”大神晃牙怒目而视。

“哦呀,明明是汪口诱惑吾辈在先,还是能那么自然地说出那种话吗?”朔间零赤着脚,双手环抱坐在自己的棺材上眯起眼睛看着他。

“少罗嗦!”大神晃牙把电吉他摆椅子旁边,起身想要再次打开音响。刚伸手接触到开关,手腕就受到突如其来的拉力,整个人的重心倒向一边。那股怪力又扶正了他,这电光火石之间大神晃牙被逼到了墙角,双手被朔间零稳稳地按在墙壁上。

朔间零舔了舔嘴唇,“汪口好过分呢~最早的时候伤在眼睛旁边吧?现在居然已经是嘴角了呢!真是不坦率啊~但是接收到暗示的吾辈还是很高兴哦~”像是为了堵住大神晃牙的嘴一般,朔间零凑向了那道血迹。

他舔了舔,是熟悉的味道。可能是顺其自然,朔间零补给完那些血液后仍觉得不够,他吻了那只狂犬,双手也下意识加大了禁锢狂犬的力度。

出乎意料的是,大神晃牙那时并没有做出什么激烈的反抗,倒更像是吃惊似的颤抖了一下。

朔间零肆意地在狂犬的嘴里掠夺,果然还有血丝的味道啊。总是不经意间相碰的舌头充满了诱惑力一般削弱了大神晃牙的意志。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不知过了多久了。

他下意识地用犬齿咬了一下朔间零的唇,“可恶!吸血鬼混蛋这样戏弄我!”他不甘心地用袖子擦擦嘴。

“吾辈只是顺从了汪口而已哦。”朔间零伸出食指抚去唇上的血,他以舌头舔了舔指尖。大神晃牙看着那人的动作,朔间零的声音仿佛有魔法,大神晃牙无法作出任何反驳。

“如果汪口也能用那么有效的办法帮吾辈止血,而不是乱咬吾辈的话,吾辈会很高兴的。”朔间零若无其事地帮他打开了音响的开关。

“去死吧,吸血鬼就应该自己止血。”大神晃牙低着头,摆弄着电吉他。朔间零愣了一下,这是第一次大神晃牙喊自己吸血鬼而没有加上“混蛋”这两个字。所以说啊,那样的止血方法,是真的很有效啊。朔间零轻笑起来。

评论

热度(90)